木铎有心

别出声
别回头
别回想
别后悔

岁月边

九月,学期伊始,大桥校园里的小池塘边意外生出的一丛芦苇终于成熟了。

没有人知道怎地几颗芦苇的种子就暗暗生根发芽,长成飞絮飘飘洒洒,落地白雪一片的模样;只知道她亭亭地立在一楼的教室旁边,风过沙沙时,楼上喧嚣的属于年轻人的脆响飘下来,落入她的耳中,成一潭新的美梦。

她无数次地从少年人们断断续续的对话里捉摸出细节:他们抱怨外教授课的晦涩无味,畅谈梦校未来的期待喜悦,他们会在死线之前临时抱佛脚寻求心理安慰,也会在藏掖暗恋心事时忍不住多向人群里张望几眼。于是她把这些秘密都藏进蓬松的花里。

只是无数次,她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是一丛孤零零的芦苇,每一次风声飒飒,她就又残缺几分。

 

十月,避寒的候鸟来了,一只自称为戴胜的,在芦苇旁的树梢上搭了窝。

对新家里的一切尚感陌生的戴胜成天叽叽喳喳,顶着绚丽的头冠在芦苇面前飞翔徘徊。他绘声绘色地讲述少年少女是如何抱着大部头的课本在走廊里穿梭往返,如何抱着篮球大汗淋漓地踩着铃声冲进教室,如何坐在天台木椅上一字排开分享八卦与趣事。他精力充沛地在芦苇和校园生活间回旋永不停歇,把那些看来却仍一知半解的故事场景一股脑地描述给芦苇听:他们眉飞色舞、他们垂头丧气、他们怒气冲冲——他们还正值青春。

少年人的故事是听不完的。苇叶干瘪枯萎的那段难熬的时期似乎还没几天便远去了,原本纤细孱弱的茎杆似乎还没几天就变得坚韧挺亮了,春天到了。

 

四月,戴胜正式地要与芦苇道别了,江南温暖的平原不能让他安稳度日,他的一生注定要在东西之间穿梭,只有暂居,没有归宿。

芦苇的叶子已经日渐重回青绿了,风过穿林打叶声用在她身上倒也并非不妥,入耳的故事也就更多了——没有了戴胜的陪伴,她靠倾听生活的美妙度日,还并不感到寂寞。她听到大洋彼岸的一张张offer包裹在精美的信封中随风来,她听到少年人按捺不住的心中的激动与欢笑随风来,她听到摄影机悄悄记录下生活的一点一滴随风来。

可是她看不到镜头究竟有没有扫过这丛翠绿的芦苇,她看不到充满喜悦的四月已经在时间里流逝到所剩无几。

 

五月,芦苇再也听不到那群少年人的声音了。

毕业了。他们奔向更好的前程去了。

可是芦苇看不到,她不知道。

她感受着自己青翠茂盛的叶子在风中舞动,她尝试捕捉到一点随风而来的声音:背景里轰然作响的虫鸣鸟叫依然争先恐后地挤进她的耳朵,只不过她也再辨识不出一点属于她的少年人们的声音了——好像失去了这种能力一样。

就连她熟悉到甚至厌烦的戴胜的叽叽喳喳也不再回来了。

芦苇在她最为旺盛的时候,收获了她的第一个死寂的夏天。

五月的阳光多好啊,她终于看到苇叶上的泪珠在晨间的万丈金光里闪闪发亮。

评论
热度(2)

© 木铎有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