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铎有心

别出声
别回头
别回想
别后悔

一个补档和记录

又名:只要我忽略他们的名字一切都很好

又又名:这是什么雷文吐槽中心专用涂改格式

我流音乐节观赏方式

*有意有所指,有暗中拉踩,也有真情流露


她在音乐节上肆意改调

又在听到粉丝的合唱戛然而止后露出带点狡黠的得意的笑容


她在唱White Mustang的时候婊里婊气地嘲讽前男友

又在听到台下痛快的欢呼时羞涩地抿嘴


她在唱Born to Die的时候故意唱错词骂脏字

而后又随手撩一撩卷发不以为意地挑眉


她用手捂着话筒压着嗓子哼低音

一转头又轻快地从阴影里钻出来露出翘翘的鼻尖


她被投放在转播银幕上优越的侧脸显得高傲不近人情

半睁开眼睛的时候又仿佛满是悲悯的情怀


这是个坦坦荡荡的低俗世界

他们在吹鼓铺天盖地的派对爱情抑或者是黑暗童话


这是个坦坦荡荡...

Tomorrow Never Came (3)

<关于体育的爱与恨>

体育课最开心的部分恐怕只在于下课了往电梯疯跑的那一分钟吧。

小金同学冷嘲热讽道,又把一些诸如“在体育课上和小陈打闹揭短笑成弱智的场景、和小蒋调戏同学笑成弱智的场景、一起去研究饮料机买水笑成弱智的场景、三个人绕着教学楼套圈聊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会笑成弱智的场景”,全都抛诸脑后准备强行忽略。

小金强词夺理:“因为这些全都不是重点,这些都不是体育课应该包括的内容,这是不符合学校规章制度的。不管怎么样,反正我不承认。”那么如果刨去这些“非重点”的愉快故事,体育课真的是一门可以称得上无聊的课了,在有趣程度排在它后面的仅有:数学物理化学美术政治地理生物……啊,...

激情发图

我好爱这个普兰

关于设计创意素材的高大上外国网站

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还是马住

白扪煙:

LSYAN·LoFoTo:



作为一个设计创意爱好者 我也是会时不时上网看看各种NB网站 从开始自学ps到现在一年左右 私藏了这些网站



由于都是外国网站 建议用英语不好的小伙伴们用google chrome打开 英语好的 哈哈哈你随便~






Julien Simshäuser



http://juliensimshauser.com...

一个奇怪又随便的介绍

深受嫌弃的cp怪本怪

随缘磕随缘写

Tomorrow never came (2)

<关于政治课代表>

小金同学是一个邪恶精明的擅于玩弄权术的女人。

小蒋同学这么诬蔑道,因为做了六年语文课代表的小金同学在初一这年被莫名其妙地分配给了政治老师当课代表。小金曾声泪俱下地在给老师的开学寄语里表达了自己想把语文课代表继续当下去的强烈渴望之后,班主任笔走龙蛇舞文弄墨,在政治课代表一栏下潦草地写下了小金同学的名字。

小金同学无声呐喊:语文课代表的空名额有四个之多!竟容不下我一人安身吗!

却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唯一能做的还是只能安分守己地呆在自己的岗位上无声呐喊。

政治老师夏日常年身着一件蝙蝠袖的宽松黑T,过于肥胖而显得凶狠的脸上是一张唠唠叨叨停不下来的嘴,当她用看似温...

Tomorrow never came (1)

Tomorrownever came 明天不再来

写给小蒋同学和小陈同学

<前言>

这个标题来自于Lana Del Rey第四张专辑《Lust for Life》中的一首歌,由Lana与披头士主唱John Lennon之子Sean Lennon合唱,以下片段节选自歌词:

I just wanted things to be the same.

You said you’d meet me out there tomorrow.

But tomorrow never came.

Tomorrow never came.

我只想一切永远如初。

你让我等,但是我永远等不...

岁月边

九月,学期伊始,大桥校园里的小池塘边意外生出的一丛芦苇终于成熟了。

没有人知道怎地几颗芦苇的种子就暗暗生根发芽,长成飞絮飘飘洒洒,落地白雪一片的模样;只知道她亭亭地立在一楼的教室旁边,风过沙沙时,楼上喧嚣的属于年轻人的脆响飘下来,落入她的耳中,成一潭新的美梦。

她无数次地从少年人们断断续续的对话里捉摸出细节:他们抱怨外教授课的晦涩无味,畅谈梦校未来的期待喜悦,他们会在死线之前临时抱佛脚寻求心理安慰,也会在藏掖暗恋心事时忍不住多向人群里张望几眼。于是她把这些秘密都藏进蓬松的花里。

只是无数次,她什么都看不见,她只是一丛孤零零的芦苇,每一次风声飒飒,她就又残缺几分。


十月,...

善生——已交稿2/2

瞿菊离开学校已经有八年了。
她是三十七岁那年从岗位上离开的。
瞿菊的前半段职业生涯奔波在学校和家之间,心血倾注在一届又一届的学生身上;可一朝做出辞职的决定,竟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那我留下又有什么意义呢。”她在她的最后一届学生高考结束后站在讲台上向他们告别,“我只是有点遗憾不能真正把我的想法实施到教学里来。”
瞿菊教了十多年高中,恐怕在老师里属是最受学生欢迎的一个,也恐怕是最不受校领导待见的一个。她的点子太多了:先是提议说高中三年细读几遍海纳阅读、作文、文学常识的《红楼梦》足矣,今天被否了下月的教师开会又再发言说要每周花几节课的时间分别读绘本,写小说甚至做瑜伽。提议虽...

1 / 2

© 木铎有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