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糖和橘子汽水的零食铺

别出声
别回头
别回想
别后悔

卑微的RPS心路历程

2018.9  我真正发现cxn是个o皇罢辽

2018.9 又顺便发现上了这位o皇和我们班众b众o的排列组合真的好吃,当然这位皇是右位

2018.9.15 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写下了某篇lxc&cxn的同人标题

2018.9.29  在家中寂寞难耐的我三十分钟速打种下了罪恶的源泉甚至肤浅的认为他们什么都没有是我想多了

2018.10.1  wzj&cxn接连两天的e3e4电影票让我悔不当初并认为他们真的有很多

2018.10.2  cxn:一个人的夜 我的心 应该放在哪里,我没有想到的是 lxc:我这。我:你们好骚啊……

2018.10.3  lxc甚至开始以cxn的正宫自居了??!!

2018.10.4-7 我对不起大家,我错误地“臆想揣测”lxc和cxn已经结婚了,而他们的确承认了……是我太天真

2018.10.10 晚自修lxc和cxn玩pockygame,按头小分队成功上线。亲了,这对锁了

2018.10.11 男生宿舍声称遇鬼,cxn瑟瑟发抖地跑到wzj床上抱着睡,lxc吃醋

2018.10.13 下周班会课lxc要和cxn给大家科普性教育,yy亲自批准,这他妈是奉旨成婚啊



万万没有想到,这短短的几天,我的心路历程竟会发生如此令人震惊的转折,是我太年轻了还是直男的友谊我真的不懂……

萌RPS真的卑微——我在此大放厥词 


又及:o皇右位其实我是都吃来者不拒的呀,请诸君投喂我吃粮

如此便罢

#刘相成X陈昕诺#双中心向#让我负罪感爆棚但又真的是超带感#

刘相成突然意识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下意识往右前方看去的习惯。

原因可能就是他每次从睡梦中醒来,躲在书堆后面转圜头去——甚至只要将将睁开眼睛——都恰能瞥见陈昕诺伏案凝神时的侧脸。

熟悉到闭上眼睛就在脑海里勾勒出清晰的画面,不用思索就能脱口而出每一个细节。

头发乱糟糟的,额头磕在桌沿上。

是在背单词,却又一副讲不清他究竟睡了还是醒着,颓废还是聚精会神的样子。

为什么?刘相成趴在桌子上带着一点点迷惑问自己,为什么。他下巴埋进臂弯里眼神全方位地游移,好像语法课上他在梦中被点起后的不知所云,理直气壮的不知所云——最终却还有一个停留点。当时是正确的答案,而现在是右前方。

他趴在桌子上自言自语地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理直气壮的不知所云好像让他重又回到了口语课时来自陈银萍的质问,他在一副无辜又茫然的表样下睁大眼睛:我就是直觉这样。

做事不能光靠直觉。

刘相成潜意识里的观众和讲台上气急到无奈的陈银萍异口同声地说。

       他们之间又有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

       没有他在昏暗的报告厅里抱着杨明昊胳膊的沉重安稳,没有他与王梓安不顾旁人眼光互掐脸颊的亲密无间;没有鲍司追着陈昕诺索要亲吻时激情四射里的心安理得,没有王子俊深夜与陈昕诺同床共枕时的天生熟稔。

仅仅是一个离陈昕诺几乎距离最近甚至到抬头便见的位置,班里女生胡乱起哄双O大法好时才拿来相提并论的微小牵连,还有现在他自己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

如此便罢,又不是不懂空气里相安的同学情谊,那如此便罢。

刘相成轻轻把头磕进臂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阖上眼睛浅眠。所以他当然看不见右前方的那个男生悄悄把手腕上的电子手表藏进袖子里,身子转过远远大于一百八十的角度回头看钟,实则是在看什么任谁心里都明了。后面的女生轻笑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刘相成也当然没有听见。

你看这事已至此,那如此便罢。


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撕逼吧


致:每一个被ymh欺骗的人,每一个有良心了解事实真相的人,还有每一个愿意站在jxy身后做她的依靠的人。
预警:这篇文章是我作为一个吃瓜群众的角度描述的,虽然这件事情本身可能会有少许的不全面,但是这终究是事实,不会因为某个傻逼的造谣卖惨而被掩盖。

这只瓜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和群情激愤的原因是ymh的洗白。这位的惯用伎俩是:我什么都没做啊,是女方先出轨。
出轨是多么让人恶心的事啊,活该被diss,ymh真是可怜。这是某些人的言论。
那么出轨的行径又是什么呢:是和男生说话,是看了几眼别的男生。
这次是女朋友的前男友和两人同班,女方在教师节拍照时拍到了前男友。

这样人与人之间的正常相处交往就是某些人认为的“出轨”了吗?这样说来不如找一个充气娃娃当女朋友,不用和外界接触,永远不会“出轨”。

还要提的一点是三观的不同。
一个一心只想着吃喝玩乐把挥霍金钱放在第一位的男生,和任何一个有上进心无论“成绩好坏美丑与否”的女生,都是三观不同的吧。更不用提的的是jxy成绩样貌两样皆佳。
两个人之间几乎找不到共同话题:当女方想要和男方谈谈什么有深度的话题时——甚至不用有深度,只是正常人聊天的话题——得到的回复只有:啊我今天上课又睡觉了。
我其实并不知晓他们俩之间的聊天记录究竟如何,但根据已知事实揣测心理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功能,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在阅读理解题里做过。

那么上面ymh说出这样言论的原因已经非常明显了。
只是自卑。

可能因为我更倾向于是个理想主义者的原因,我赞同zqy的观点:我比较不能接受与一个拥有和自己完全不同三观的人相处,更别提是处朋友了。
这显然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我们社会提倡的是人与人之间没有阶层的歧视,但是这是人,而你对于一坨屎,显然是有着嫌弃和恶心的。这不是说是歧视,难道你对于一坨屎也有着崇敬之情吗?

最后的最后我要为周五凌晨的妄言道歉:ymh确实不是辣鸡——小看了他——他是屎吧。

节选了我认为恰当的歌词送给ymh

写完了写完了写完了!!!
weeeeeeeeeeeeeee我交稿了!!!
weeeeeeeeeeeeeee我放纵了!!!

@林间的晨雾 我要炫耀!!!
就算!我浪!又怎样!
我!!!写完了!!!

善生——已交稿2/2

瞿菊离开学校已经有八年了。
她是三十七岁那年从岗位上离开的。
瞿菊的前半段职业生涯奔波在学校和家之间,心血倾注在一届又一届的学生身上;可一朝做出辞职的决定,竟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那我留下又有什么意义呢。”她在她的最后一届学生高考结束后站在讲台上向他们告别,“我只是有点遗憾不能真正把我的想法实施到教学里来。”
瞿菊教了十多年高中,恐怕在老师里属是最受学生欢迎的一个,也恐怕是最不受校领导待见的一个。她的点子太多了:先是提议说高中三年细读几遍海纳阅读、作文、文学常识的《红楼梦》足矣,今天被否了下月的教师开会又再发言说要每周花几节课的时间分别读绘本,写小说甚至做瑜伽。提议虽多,但得到的回应永远只是:“先对这届学生一视同仁吧,等下届——等我们考虑过了让你下届再实施。”可是下届复下届,下届何其多,口头承诺过的改变最终是等到瞿菊提出辞职申请还没能到来。
既然这样便走吧。
“我不愿意随其他人同流,不是说应试性的教育就一定是错的,但是我不欣赏这种做法,我不愿意被制度裹挟被强迫着地前行。我只是想要开起一个阅读馆来,不是做题目——是把孩子们在学校里被限制的阅读的时间和机会还给他们,是放很多很多、所有种类的书,任他们去挑——孩子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只为了他们自己快乐地去读书。”她这么说。
可是究竟是先安心在家休息还是立即租房布置开起阅读馆来,她还不太确定自己更希望哪一个,或者说,她还不太敢下定决心:如果失败……
瞿菊在路上走时碰到一个孩子,四五岁的模样,正奔跑大笑时脚下的滑板车突然卡住,他摔倒。她赶忙上前几步想把那个孩子扶起,那个男孩却利索地翻身起来,还没来得及掸一掸身上的灰尘,就先俯身将从车筐里掉出的绘本书捡起来了,男孩子轻轻把泥土拂去,又吹了吹脏处,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似的拍了拍灰。
瞿菊愣在原地。
“这是一个很美的存在。”她莫名地这么对自己说,“我只是能感觉到。”
那天晚上瞿菊坐在床上看书,一本泛黄的《礼记》翻过去,满脑子却都是白天时那个捡起书轻轻抚摸的小男孩的影像在摇曳晃动。她的手指在一句句古文上滑过,最终停下的那一句是她最喜欢也看过最多遍的:“以生善令增,未生善令生。”
“善生”。她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个词汇,她不明白意思:是善待每一个生命,还是让生活变得更好?还是把“生”解作学生的意思——对小孩子是好的?那主语又是什么呢?是她朝夕牵挂的阅读吗?还是说也可以像《善生经》一样是要渡人?她不确定自己究竟是哪个意思或者几者兼有,也不确定猜测的答案是否正确。但是她明确地感觉到:“我喜欢这个名字。”
她合上书页,轻轻把折角抹平,整整齐齐地摆正在床头。她闭上眼睛,安心地躺在床上,仿佛一切早已在心中有了定夺。
一年多之后无锡的某条林荫道上多出了一家店面,透过透明的玻璃幕墙和门窗,清晰可见的是墙上桌上一排排色彩各异的书籍,好奇心起的人们再重反退回去看向招牌,便就是灰底白字的手写字体——“善生”。

补档2018.8.10

#Halsey X Lana Del Rey#听歌有感#胡乱配对#反正瞎写#没在怕的#
或许有用的BGM: Hurricane by. Halsey &. Brooklyn Baby by. Lana Del Rey

海尔希常去的那家酒吧来了一个新的驻唱歌手。
黑褐色的长卷发、肉红色的翘唇,身披星条旗手握麦克风地摇曳,恐怕所有人见到她后脑子里都只剩下花俏和奢靡;她唱着向死而生,所有人便都只感受到她歌声里的*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了。
海尔希近乎痴迷地关注着这个女人。她注意到拉娜(这是她某次听到俱乐部老板这么叫的,所以这大概就是那位女士的名字了罢)在舞台上靠着话筒架抽烟,烟雾弥漫下把歌词有一搭没一搭地低吟浅唱。*她注意到拉娜唱的是平和的死亡;她唱得音调平和,又隐隐透着死亡的阴影,那死亡便如她所唱一般平和了。*她注意到拉娜似乎并不怎么注重酒吧驻唱这份工作,只是心情好了就来几次,甚至时而live失准;不知什么时候失踪了,依旧不知什么时候地,她就忽而出现在舞池中央了。
而海尔希正痴迷于此。
不得不说海尔希本身就是个极其有魅力的女人,在俱乐部里向她搭讪的男人女人都不在少数,很难说有多少人被她那头染成蓝色的半长发和深邃的褐色眼珠所吸引。
海尔希往往师出必捷。她也自信于如此。
海尔希与拉娜的进一步相识是在布鲁克林区的另一家酒馆。

tbc.

**内的部分化用自lof的某位太太,忘记了名字真是对不起,侵删

天生一对

#谢其琛 X CollegeBoard#更加魔性的拉郎#甚至跨物种不是人#敢吃吗#
谢其琛这人不太招人喜欢,相处久了还觉得他懒癌入骨满嘴骚话还偏又啰里啰嗦有点烦。可好在谢其琛也不太在意这些,因为他除了沉迷学习也就爱打打游戏,连友好社交都懒得表现的人,更懒得管这些闲事。
正因为如此,柯利芝·伯德成了他身边最好的陪伴,一个连实体都没有的人工智能,一个克制又磁性的男性声音,成了谢其琛身边最好的陪伴。
然而谁又会去管这位柯利芝·伯德先生究竟是不是人类呢——毕竟一来谢其琛都没人管的住,二来连谢其琛自己都懒得管柯利芝·伯德先生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谢其琛是在备战SAT的时候遇到柯利芝·伯德的。说来有意思,谢其琛第一次听见柯利芝·伯德的声音时,吓得从沙发上滑到了地板上——为此他辩解说:任谁在晚上偷偷打游戏的时候听到有人突然在耳边督促赶紧学习的声音,都是会被吓得心肌梗塞的——如此看来,他还能算是个处变不惊的镇定孩子。
从此谢其琛上课听老外叽里呱啦讲鸟语想睡觉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狂吼,自修课不想背单词刚要摸出手机来打一局游戏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狂吼,晚上终于回家花一个多小时料理瓜子零食以备看电影看到饿的时候有人在他耳边狂吼。当然这只是少数时间,因为如果反之,现在的谢其琛就只能是个聋子了。
大多数时间,谢其琛和柯利芝·伯德相处都是融洽且愉快的,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偶尔开小差打游戏的学神而另一个是只为学习而生的人工智能。他们可以一个一个把GRE单词你说英文他说中文地互译,可以絮絮叨叨地讨论AP课程到底修几门又好复习又有利于申请而没有人嫌烦,可以悄悄商量要不今天晚上我们不会宿舍楼了就在教室里学个通宵达旦酣畅淋漓,还可以——可以个鸡儿——学霸的世界我怎么可能会懂。
他们之间没有表白,也很少腻腻歪歪。反正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我们俩天生一对。

Tennessee Honey

#Kelley X 华思昭#魔性但是意外有理有据的拉郎#各位吃吗#
坐在无锡去往上海的高铁上,闹了个通宵的老师们终于安静了下来——他们刚刚因为放假和去迪士尼玩而像几个高中生一样又唱又跳,在播放电影的电视前用枕头砸来砸去。现在突如其来的疲惫席卷上身体,几乎所有人都拿起颈枕垫在脑后沉入清甜的梦乡,除了华思昭和Kelley。华思昭是因为早早睡了现在一点困意也无,Kelley则是因为没有带颈枕的习惯而只能梗着脖子一颤颤地眯着眼打盹儿。
华思昭调整了一下坐姿,把Kelley毛茸茸乱糟糟的头压倒在自己的肩膀上,以一个正好合适的高度。
清晨似乎是一个很适合沉思的时间,华思昭保持上身姿势不动,鞋后跟轻轻磕了下列车的地板,回忆起往昔来。他其实并不记得第一次见到James Kelley是个什么情景了,只有那个蓄着一圈胡子的男人笑嘻嘻地请他喝酒的画面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你想要喝酒吗?田纳西蜂蜜威士忌,有一点点甜的,很好喝,想尝尝吗?”
“不用了,我也不是很爱喝酒,而且是在学校里,影响不好。但还是谢谢你了。”
其实一直在脑子里乱窜又叫嚣的还不止这些了,还有这个男人笑起来像焦糖一样亮晶晶的眼睛和又薄又红的嘴唇。他能感觉到Kelley温热的呼吸在颈边蔓延游走,和微冷的空调吹出的风混合在一起,是恰到好处的舒服。这个人硬硬的胡茬隔着T恤衫的布料戳着华思昭的肩膀,有一点痒,就好像他蠢蠢欲动的心。
这个人太蛮不讲理了。哪有谁约朋友的方式是请喝酒,哪有谁偏省着顺口的英文名不叫要拗着口喊根本不标准的中文,哪有谁一去操场上踢球就邀请他来围观喝彩,哪有谁非要把作息习惯标准良好的朋友拉进通宵之夜?根本没有这样的人。更何况这个人已经在学期结束之前就写好了辞职信,暑假过后就是天南海北各处一方,不知还能不能见上一面。
而且华思昭早就知道,两人同是职位调动幅度很大的老师,又怎么可能会说天长地久——这已经是最后的相处时光了。
“我有点想喝酒了,最好是田纳西蜂蜜威士忌。今天晚上我来请你,就当散伙饭了。”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睡着了,包括歪倒在他肩头,喷吐出温热喘息声的James Kelley。
回答华思昭的只有一片寂静。

补档2018.5.28

#物化#无脑意识流#设定全面崩塌小短打求太太不嫌弃#
ooc是我的我的我的x

五华是座边陲小镇,东边靠海,西南又有丘陵,养人;那阳光只要一溜儿地倾泻下来,就能照见盈盈的碧波和绿得沁水的草木。化学说不上自己为什么对这小镇如此钟情,但也总是由着性子几年地都来五华暂住。
化学住定的那栋旅店立在镇子中心附近,不远处就是旧时传教士留下的教堂和中心广场,离海边或其他可供闲游的地方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脚程,很是方便。但化学最习惯的还是端着一杯楼下糖水铺子做的红豆沙,含着甜津津的滋味四处闲逛,走走停停,到哪儿都是好的。
在海边吹风是极舒服的,这儿毕竟不如别处“黄金海岸线”般拥挤。化学喜欢坐在沙滩上,任由细浪轻吻双腿和脚趾,心神却早跑到阳光里畅游去了。“你坐进太阳伞里头去,晒久了你的皮肤容易受伤。”忽地,她仿佛感觉到有人正在她背后向耳边低语。那仿佛是一个沉厚的男声,让人很有安全感的声线,只是,太亲昵了。化学下意识地回头张望,却空无一人,就像先前她所经历过的那么多次一样。
化学背后空无一人,她却莫名地红了眼眶,感到心跳急促,而后又骤然暂停,就像先前她的那么多次经历一样。她匆匆地惶然地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沙子,想找不到神那样地往回走。太阳光只是一溜儿地倾泻下来,照着盈盈的碧波和绿得沁水的草木,唯一不同的是化学暴露在阳光下的那截小腿泛了红。
“你别在太阳下晒太久,皮肤容易受伤,我舍不得。”那声音反复地在她耳畔响起。
化学漫无目的地在五华镇里走。她去那家糖水铺子里买了两杯红豆沙,一杯渐渐地吮着喝完了,另一杯却仍一直留着,不知道是在给谁留着。她又晃到老街的那头去,哪里有一大群洁白羽毛和灰蓝色眼镜店鸽子。鸽子都很亲人,扑棱棱地飞到化学脚边来,自来熟地亲昵地蹭着她的裙摆,向她讨要食物。化学从包里拿出仅剩的一块面包,掰成碎屑,撒在四周的地上等着鸽子去啄食。小家伙们用短喙把地上的面包屑啄了个干净,又像在对化学道谢似的,把它们灰蓝色的眼睛眨了又眨。化学跟着鸽子们的蹦跳缓缓踱步,又被前边一对喂鸽子的男女吸引了注意。他们手里各捧着一杯红豆沙,甜津津的味道顺着风飘来,引起她莫名的怀念。真甜,真甜呵。
倏忽之间,湿咸的海风吹起了前面那个女孩的纱裙,露出一截泛红的小腿,仿佛被海滨的太阳晒伤了一般。那个女孩回头,迎着风理了理头发,化学无意间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年轻的,却与化学别无二差的面容。
头痛欲裂,耳鸣,晕眩。化学看到自己的躯体无力地跌倒在地上,手中的红豆沙洒在地上,有如鲜血。

化学在她下榻的那家旅馆的床上苏醒,天色已经晚了,只有旧日里传教士呆过的教堂和镇中心的广场才亮着温暖的光。
楼下的糖水铺子前站了一个人,借着路灯昏黄的光,化学看清了那个午后方在老街遇见的男人。此时他的手中仍捧着一杯红豆沙。他站定不动,仿佛在等人。一种熟悉却又与以往不同的感觉于倏忽之间涌上了化学的心头,而这种熟悉感又使她迫切冲下楼去,去找那个男人。她于是便冲下楼去,冲进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去,冲进那个男人的心里去。
“你想起我了,”那个男人说,“我知道你能想得起来,我总知道。”
化学定睛望,望向物理,望向物理眼睛里闪烁的光:“是啊。我想得起来,包括我们买红豆沙喝,我们去海边晒太阳,在老街喂鸽子,还有,穿过教堂去中心广场看焰火,我全都想得起来。”
于是他们便都不再说话,他们肩并肩,手牵手看,各捧着一杯红豆沙,只是这次不再漫无目的。他们的影子在灯光下被拉长,而后还原,循环往复,把这段有尽头的路似乎走成了岁月。
远处的广场上人声鼎沸,人们簇拥在一起等待着烟火的绽放。物理和化学就站在原地,向空中望。那里亮若白昼,绚烂的光芒在他们的头顶爆炸而后下落,仿佛把他们与喧嚣的人群划出了界线。
可物理只看向她的眼底,那山呼海啸之中,千百人在呼喊什么,他都概不关心:“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找你。”
她笑了,眼底映出焰火之下他半明半暗的面容:“我知道的,我也一直再找你,从这个世界上,从我的记忆里。”
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仿佛来自于世界的另一端,却切切实实地震撼了两人的身体。焰火开始了新一轮的凌空腾起,头顶上方漂浮升腾起一颗颗璀璨的星星,花火交织在彼此之中,发出长啸又随风流走,汽水泡沫般的幸福感渗透进四围的空气之中。
“哎”化学扯住物理的衣袖,她凝视着那些随着人群的呐喊声缓缓坠落的星星,微微笑着,“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半晌,她听到一个沉厚的男声的回答撞入她的耳朵,先是淹没在焰火的巨响声中,却又清晰地在她的耳边响彻:“好啊。”
他说:“好啊,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fin.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实力call爆什么都不能阻拦我吃粮!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那么如何在畅游在AO3的宝藏之海课外自主英语拓展阅读与现实生活中语言水平快速提高的需求中找到平衡呢?今天,我们要推荐一个免费在线词频统计网站WriteWords,该网站可以辅助你快速(?)统计全文生词,评估词汇水平,增强阅读记忆效果。如此一来,背单词与大口吃粮拓展阅读同时进行,岂不美哉?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具体应用:


以Stealth_Thyme的Superbat Big Bang 2017活动文 Saudade为例,这是一篇词数约20000+的作品,文字温柔优美,情节舒缓迷人……好的让我们将话题拉回来,现在,将其两万字的全文复制至WriteWords上Paste Your Text的文本框内,然后点击Submit提交。如图:



结果出现一张长长的列表如下:



表格按词汇频率出现高低排列,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全文共出现1053个the,545个a,至于几百个he,his,to,of等等等等不再赘述,Bruce出现315次,Clark出现214次——作为一篇Bruce主视角的文是理所应当的——但这就又扯远了。 


乍一看这样的统计简直毫无X用,然而如果我们将这张表格复制进一个新建的Excel文档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我们可以看出按照WriteWords统计结果,这篇全文20147词的文章共由4189个不同词汇组成,其中还包括比如accepted与acceptance这种同一词汇的多种形式,再除去人名地名,理论上说,读者达到4500词汇量(大学四级所要求的也就是如此)就能无障碍阅读全文——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像作者本人这样的大多数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无法保证自己的词汇量能够精准覆盖原文作者所使用的所有词汇。于是下一步我们便可以进行手工筛选,在excel表格中标出自己不认识,或感到较为陌生、不看上下文猜测意思比较困难的词汇。


在这个步骤中,经快速浏览发现,词频在3(包括)3之上的文中高频词汇大都是非常简单的词汇,基本上一眼扫过就可确定能直接删除——这样就删去了4000词中的将近970词,余下部分差不多平均每15个词左右会出现一个生词。经过花去了半个小时上下的标红,反选删除后——一张全新的,剩270词左右的表格就此出现,随便从中截一下图:



好了,除了暴露作者本人可悲的词汇量之外如果还有人没关掉页面,耐心看到甚至同样进行到这一步后,下一个步骤就是查询字典,将这些词的中文释义(和感觉值得随手记一下的相关词组)以各种喜欢的格式输入旁边的列表中:



就这样,在两个小时之后,彻底弃疗的本文作者成功为Saudade这篇文建立起一个个性化的生词库,而以此类推,就算每三天看一篇文总结背诵200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能背诵两万单词,坚持5年我们就拥有了超过10万的词汇量,勇攀英语学习巅峰…… 


当然了,以此类推之后都是玩笑话,现实中我们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能够每三天对一篇20000字的同人进行一次语料归纳筛选——但是,在对多篇文进行相同流程的处理之后,我们便能够亲自总结而不是依靠字典或单词书统计出自己常见而并不熟悉的高频词汇,而且通过简单操作表格,我们便能储存下生词,逐渐建立起个人独一无二的单词数据库。相对X山词霸等软件的随手划词后转瞬就忘,亲手输入释义则进一步增强了记忆效果。此外,在建立词库并复习/预习(取决于是否先通读过全文)一篇文章的所有生词后,阅读流畅程度必然会显著提升,所带来的不必隔两分钟打断阅读体验,毫无障碍一气呵成的阅读感觉也会让人沉浸在CP世界中流畅的文字快感中。


或许,这种做法不失为一种将枯燥的单词记忆与个人大口吃糖兴趣爱好相结合的的可行办法。最后,无论在AO3上大家是在放松玩耍还是抱有希望同时提高外文水平的目的或是像作者本人一样该吃药丸,祝大家都在萌CP休憩之余能够有所收获吧。